制裁之下,物價瘋漲,伊朗人會“認慫”嗎?-瞭望智庫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湖南幸运赛车试机号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制裁之下,物價瘋漲,伊朗人會“認慫”嗎?

馬驍 | 瞭望智庫駐德黑蘭國際觀察員

發布日期:2019-04-08

自去年5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以來,市場上各類生活物資價格普遍翻了一倍以上,這輪上漲,實在屬于“虱子多了不愁”。

剛過去的這個三月,“客居”德黑蘭的外國人經歷了兩年來最兇狠的一波物價上漲——

三月初每公斤羊肉是150萬里亞爾(約合75元人民幣),到了3月20日就飆到了210萬里亞爾(約合105元人民幣),著實讓人“肉疼”。

3月21日的“春分”還是伊朗傳統新年諾魯孜,雖然荷包越來越緊,當地居民反而淡定。

自去年5月美國退出伊核協議以來,市場上各類生活物資價格普遍翻了一倍以上,這輪上漲,實在屬于“虱子多了不愁”。

 

一、美對伊制裁,刀刀見血   

身在伊朗,每個人都能切身感受到美國制裁對伊朗經濟,特別是普通民眾生活的殺傷力。表現最明顯的就是匯率,進而影響到伊朗民眾生活的方方面面。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核協議后,美國政府陸續重啟了因協議而中止的對伊嚴厲制裁,包括限制伊朗石油出口、銀行業的跨境金融服務、官方美元及貴金屬買賣以及航運等。   

石油出口是伊朗最重要的財源。2017年,伊朗出口原油7.77億桶,出口創匯達400億美元(約合2682億元人民幣)以上,僅這一項就占國內生產總值約10%。然而,面對美國制裁,出口各個環節一一中招——石油買家流失,運輸船只短缺,外匯資金難以匯回國內,據估計,伊朗去年12月的石油出口量僅為2017年月均水平的一半。   

出口驟降,對伊朗本國貨幣里亞爾的需求減少,市場上原本就存在濫發問題,里亞爾本幣嚴重過剩,再加上存在各種炒匯、倒匯行為,伊朗里亞爾迅速崩盤。過去一年,伊朗里亞爾對美元匯率已累計貶值200%以上。去年年初,約4萬里亞爾兌1美元,而今年3月25日,報13.3萬里亞爾兌1美元。   

據在伊朗常駐8年以上的老同志回憶,在2010年前后,伊朗里亞爾匯率約為1萬里亞爾兌1美元,至2017年年中,貶至約3.5萬至3.8萬兌1美元的水平。伊朗里亞爾在2018年跌幅已接近此前8年的水平。   

在對進口商品有大量需求的伊朗,貨幣貶值引發輸入型通脹,進而傳導到國內物價水平的方方面面。   

如今,牛羊肉在普通家庭餐桌上更少見了,價格便宜的雞肉成為備受歡迎的肉制品,1升裝牛奶的價格從1年前的約2萬里亞爾(約合1元人民幣)漲到4.5萬(約合2.25元人民幣),1升裝果汁的價格從約4萬里亞爾(約合2元人民幣)漲到了10萬里亞爾(約合5元人民幣)以上,伊朗民眾節日家庭必備的開心果等干果更是飆到了每公斤200萬里亞爾(約合100元人民幣)以上。   

物價坐火箭般上漲,普通民眾的財富卻在跳水。據了解,一家在伊朗的外國公司聘請的當地高級工程師月薪約7000萬里亞爾,這在一年前約合14000元人民幣,到今年3月僅值約3000元人民幣。一名普通出租車司機,月收入僅為3000萬里亞爾(約合1500元人民幣)左右,由于一些汽車配件仰賴進口,對于他們而言未來車輛的日常維護可能都難以為繼。

二、穩匯率,也帶來副作用

斷崖式下跌主要發生在去年下半年,因此即便物價瘋長,在伊的外國人反而覺得物價便宜了許多。而進入2019年后,里亞爾匯率維持在了相對穩定的10萬至14萬兌1美元之間,這輪物價的上漲才讓在伊的外國人也“有感”。   

在伊朗政府強力介入下,里亞爾當前的匯率是從低谷快速反彈后的水平。去年10月,里亞爾匯率一度下探至20萬兌1美元。為了穩住匯率,伊朗政府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匯率的劇烈波動,誘使一些不法之徒瘋狂倒匯。伊朗政府果斷出手,逮捕并處死了一批外匯販子,同時撤換了央行行長,協調央行根據市場波動對外匯市場注入外匯儲備。

強力措施之余,也帶來不少“副作用”。

按照伊朗政府的規定,單日銀行卡提取現金額度僅為200萬里亞爾(約合100元人民幣),諾魯孜節前額度提高到500萬里亞爾(約合250元人民幣),單日ATM銀行卡轉賬限額為3000萬里亞爾(約合15000元人民幣)。在外匯兌換所,買外匯需要出具合理購匯證明,賣外匯只能兌換合200美元的里亞爾現金,再高的金額需要存入銀行賬戶。   

2018年,伊朗政府直接宣布了對1000多種商品的禁止進口命令,并新出臺了一些通關法規,導致原本1個月內完成的進口通關手續延宕至3個月甚至更久。   

雖然是為了管控通貨膨脹和匯率,但這些做法毫無疑問會給正常的生產、流通和消費帶來許多麻煩,打壓進口更等于打壓供給,也會加劇通貨膨脹,無異于飲鴆止渴。按照伊朗官方發布的消息,伊朗的工業生產在過去半年已經出現了明顯萎縮,五分之一的工業部門僅能維持50%至70%的產能。   

在嚴重扭曲的市場,也出現了難得一見“奇景”。   

在其他國家被視為消費品的汽車,在伊朗市場變成了保值增值的“硬通貨”受到民眾的追捧。因為物價水平的不斷上漲,即便是二手車,未來的價格也會比現在的新車更貴。  

然而,汽車市場熱火朝天背后卻是汽車企業賣一輛虧一輛的窘境。無論是整車還是零部件,一旦涉及進口,即便資金匯兌不存在問題,在銷售周期內里亞爾的貶值幅度也能將利潤空間吞噬的一干二凈。

三、山窮水盡?還遠著呢!

雖然困難重重,但要說被逼上絕境,伊朗還離得很遠。   

一方面,伊朗人的民族性格,不會輕易“認慫”。   

曾經有朋友到伊朗人家里做客,剛好還有一位別家伊朗孩子來找這家人的孩子玩耍。臨近晚飯,這家主人準備了燉牛肉作為待客的晚餐,還客氣地招呼這個孩子一起吃,卻被孩子婉言謝絕。硬氣地說出:“我媽媽也給我做了同樣的好吃的晚餐”后,孩子起身走了。事實上,因為經濟不景氣,這個孩子的父親剛剛失業,以他們家當時的經濟狀況,牛肉并不在消費能力范圍內。   

伊朗人強烈的自尊心正是“從娃娃抓起”的。   

另一方面,伊朗人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活在當下的民族。   

沙迪茲(Shandiz)是德黑蘭一家很有名氣的烤肉店,菜品只有6、7樣,但都是招牌。自去年以來,沙迪茲的門庭越來越冷清。因為,在沙迪茲一串烤羊排含稅在120萬里亞爾(約合60元人民幣)以上,攜家帶口飽餐一頓就能吃掉一個普通伊朗工薪階層1/4的工資。   

不過在諾魯孜節期間,沙迪茲的生意格外紅火,兩層樓的大廳在晚餐時段幾乎座無虛席,許多都是老、壯、幼三代同堂,對著滿桌的珍饈如饕餮一般狼吞虎咽。   

很少聽說伊朗民眾有儲蓄的習慣,“月光”是常態,既然過新年,更要有個過節的樣子,即便日子不好過,節日的氛圍也要烘托得到位。   

最關鍵的,伊朗絕佳的資源稟賦決定了,這個國家絕對不會被逼到餓死。   

有伊朗朋友時常抱怨日子越來越艱難,筆者就問他:“伊朗人民有過一年只吃一頓肉的日子么?”“那實在是不可想象。”伊朗朋友說。   

根據粗略統計,伊朗人口只占世界1%多,但自然資源探明儲量占世界7%。無論外部制裁如何嚴厲,造成的困局如何艱難,伊朗人過去不曾、未來也不會山窮水盡。   

所謂“年關難過年年過”,

伊朗人就是如此。

(注:文中涉及貨幣兌換均采用當地兌換所的市場匯率。)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