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英國小弟”到“美國小伙伴”,加拿大的跟班之路充滿坎坷-瞭望智庫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湖南幸运赛车试机号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從“英國小弟”到“美國小伙伴”,加拿大的跟班之路充滿坎坷

陶短房 | 旅加學者

發布日期:2018-12-17

加拿大人總愛說“美國是我們最親密的軍事盟國”,美國人也經常這樣說。這兩個國家同在一個軍事聯盟(北約),經常在國際軍事干預行動中“出雙入對”,而且擁有世界上最漫長的共同邊界。

加拿大人總愛說“美國是我們最親密的軍事盟國”,美國人也經常這樣說。

這兩個國家同在一個軍事聯盟(北約),經常在國際軍事干預行動中“出雙入對”,而且擁有世界上最漫長的共同邊界。

但這種“親密的軍事關系”并非“古已有之”。恰相反,美國和加拿大誕生之初,曾是不折不扣的“你死我活關系”。

一、白宮被燒,和加拿大民兵有關系!

其實加拿大和美國一直是一對歡喜冤家。

殖民時代,法國和英國都曾以加拿大的魁北克城和蒙特利爾為中心,對后來屬于美國的北美殖民地實施管理和控制;英法戰爭期間,后來成為美國十三州的殖民地站在英國一邊,在今天加拿大領土上大打出手,包括“國父”華盛頓在內,幾乎所有北美獨立戰爭時期的美國將帥都參戰了;北美獨立戰爭期間,美國曾兩次進攻加拿大,試圖摧毀英國后方,并拉攏當時已戰敗的魁北克法裔站在自己一邊參戰,不料法裔的選擇恰好相反,而加拿大民兵也在英軍和與英國結盟的易洛魁印第安部落幫助下,兩次擊退了美軍進攻。

美國獨立后,美英在1795年簽署《杰伊條約》,美國承認美加邊界,以換取英國對美國獨立的承認。然而美國獨立運動領導人杰斐遜等激烈反對《杰伊條約》,在他們看來,這個條約等于允許英國在美國臥榻之側保留強大軍事存在,美國應主動進攻加拿大,將英國人徹底趕出北美,在他們看來,加拿大人中會有許多人向往加入美利堅合眾國,戰爭會很輕松地以美軍獲勝而告終。

1812年,美軍進攻加拿大,卻出人意料地遭到加拿大民兵的頑強抵抗,并因此進展緩慢。此后,英軍利用加拿大民兵和易洛魁印第安人為之爭取到的時間,從歐洲調集援兵大舉增援,于1814年8月攻占華盛頓——白宮就是在當時中被英軍和加拿大民兵焚燒,戰后(1817年)不得不用白色涂料粉飾墻壁而得名。

戰爭的結果,美國擊敗了本土的易洛魁人,解除了后顧之憂,加拿大則在此役中維護了自己的領土完整。

加拿大人之所以頑強抵抗美國,是因為北美獨立戰爭將大量親英派驅趕到加拿大,并從此改變了加拿大的民族和語言結構(從說法語人口占多數變成說英語人口占多數),英國人通過給予法裔更多自主權,換取英裔和法裔的團結,而大量親英派的存在,又讓加拿大人本能地對美國入侵持堅決抵制態度。戰爭的結果,讓加拿大進一步凝聚成一個整體,為日后的自治奠定了基礎。

盡管這一仗實際上主要是英軍打的,但加拿大人并不這么認為,自1815年2月《根特條約》簽訂、美加邊界從此再無戰事的那一天起,他們就年復一年地慶祝“加拿大擊敗美國”的“民兵大捷”。當然美國也同樣認為這場被他們稱為“第二次獨立戰爭”的戰爭,是他們打贏了,同樣每年高調慶祝。

還記得今年6月6日CNN那則報道么?報道稱,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25日在和加拿大總理特魯多通話時發生爭吵,特朗普態度強硬,寸步不讓,特魯多對此十分氣憤,質問“怎么可以拿‘國家安全’為口實對加拿大增稅”,言下之意,是加拿大對美國的國家安全不可能構成任何威脅。出乎特魯多意料的是,特朗普吼出了一句極富歷史內涵的話:“難道我們的白宮不是你們加拿大燒白了的么”?說的正是上面那段歷史。

許多歷史學家指出,1812年戰爭嚴格意義上是英國人和美國人在打仗,當時加拿大尚未獲得自治權,這個自治權要再過53年才獲得,而攻入華盛頓的在理論上都是英國士兵(盡管據說其中有一半人出生在加拿大)。不僅如此,盡管美國人將這場戰爭粉飾為“第二次獨立戰爭”,但實際上率先宣戰的是美國,率先攻入對方領土的還是美國,美國早已獲得獨立,搶先動手當然不是為了幫加拿大也獲得獨立,而是要將加拿大也納入美國版圖。事實上早在第一次北美獨立戰爭期間,尚未擊退英軍完全獲得獨立的美國大陸軍,就已經饑不擇食地攻打過一次加拿大了。一言以蔽之,先進入對方領土尋釁的本來就是美國人,白宮變白就算真是53年后才出生的加拿大所為,也只能說一聲“活該”。

二、“英國小弟”當得歡,轉折只在二戰后

自那以后加美就“動口不動手”。但直到二戰,熱衷于出國參戰的加拿大仍然更愿被當作“英國小弟”,包括一戰、二戰,加拿大參加了這一階段幾乎所有英國參加的對外戰爭,并付出了慘痛的犧牲和代價。而對于美國的對外戰爭,加拿大采取的態度還是“敬而遠之”的,有歷史學家認為,這在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加拿大自認為在太平洋沿岸領土劃分時上了美國的當,因此有些不服不忿。

轉折點出現在二戰之后。英國在二戰中消耗過大,二戰后迅速衰落,美國則取而代之地崛起。加拿大迅速看到了這一趨勢,并立即開始倒向美國這個以往一直不大看得起的“暴發戶鄰居”。1949年4月4日,加拿大加入以美國為首的北約,從此正式成為美國“戰車”上的一員。

1950年6月25日,朝鮮戰爭爆發,美國帶頭組織所謂“聯合國軍”參戰,除美國、韓國外派兵參加“聯合國軍”的還有15國,加拿大也是其中一員,出兵人數居全部17國的第五位。據史料記載,加拿大參戰得十分積極:6月27日晚,也就是朝鮮戰爭開戰僅兩天,加拿大聯邦內閣召開緊急會議,決定加入聯合國軍序列,投入對朝鮮內戰的干涉。

加拿大是第一批決定參戰的“聯合國軍”成員,在決定參戰時,聯合國“組建聯合國軍”干涉朝鮮內戰的第84號決議尚未通過,也就是說,直到7月7日決議通過之前,“聯合國軍”的名義并不存在,但加拿大聯邦軍隊已經提前一步卷入戰爭。6月27日當天,加拿大聯邦內閣決定,在議會正式授權派兵前,先派遣海、空軍參戰。8月7日,加拿大聯邦內閣在得到議會授權后做出決議,除海、空軍外,增派地面部隊參加戰斗。

加拿大皇家海軍的驅逐艦最多時增加到12艘,但志愿軍入朝參戰后,雙方始終未發生大規模海戰、登陸反登陸戰;加拿大皇家空軍僅投入426運輸中隊,且始終未入朝參戰,但部分加拿大飛行員在美國空軍和英國皇家空軍編成內參加了朝鮮空中作戰。

作為僅次于美、英,在朝鮮戰爭“聯合國軍”部隊人數排名第3的域外國家,加拿大三軍最初派出5403人,1952年之后,地面部隊增加至6146人,加上海、空軍,共計7720人,截至1953年7月27日22點雙方停戰,加拿大累計投入兵力26791人,其中陣亡309人,負傷1055人,失蹤30人,被俘2人,由于戰后加拿大軍隊仍在韓國繼續駐扎至1955年才全部撤出,實際減員人數比上述數據更多,據不完全統計,整個朝鮮戰爭期間,加拿大三軍死亡官兵總數為516人。

朝鮮戰爭期間,加軍卷入了一次讓人難以忘懷的特殊事件——巨濟島戰俘營“杜德事件”。

在集中關押朝鮮人民軍和中國人民志愿軍戰俘的巨濟島,戰俘們為對抗“聯合國軍”和韓國、臺灣國民黨方面的強行政治灌輸和洗腦,多次發動暴動。1952年5月12日,部分朝中戰俘綁架戰俘營負責人、美國第8軍駐巨濟島司令官杜德準將,迫使后者簽署一系列文件,發動了最大規模的一次戰俘營抗爭。5月底,在杜德準將根據“君子協定”被戰俘們釋放后,“聯合國軍”撕毀協定,向幾個抗爭最激烈的戰俘營發動突然襲擊,強行拆毀營地,逮捕戰俘首腦,并將其余戰俘分散到其它戰俘營中。這次突然襲擊的主力之一,正是加拿大陸軍第25旅的留守部隊。

三、艾森豪威爾一聲吼,加拿大就得抖三抖

朝鮮戰爭是加拿大從“英國小弟”蛻變為“美國小伙伴”的轉折。

此前英國已于1950年1月6日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兩國后來很快建立了代辦級外交關系。加拿大和新中國的建交談判也差不多在同一時間順利展開,抗戰時期就認識董必武的原加拿大駐華大使朗寧為此作了積極努力。但朝鮮戰爭打響后,加拿大很快改變態度,并未像英國那樣既參戰、又繼續和中國建交,而是轉而對美國亦步亦趨。

朝鮮停戰后在后來成為總理的皮爾遜外長及前面提到的朗寧的努力下,中加間原本已接近建交,但1954年日內瓦會議結束后,時任加拿大總理圣勞倫特卻在拍板和中國建交前心虛,覺得“該跟美國總統打個招呼”。他和皮爾遜借去美國弗吉尼亞州溫泉城開會之機把決定通知了美國總統艾森豪威爾。

結果如何呢?

艾森豪威爾大發雷霆,咆哮著大罵加拿大的念頭“不可思議”、“十分荒唐”,他聲稱“公眾輿論是反對共產黨中國的”,如果加拿大在承認中國問題上帶頭,那么法國、比利時、意大利等北約盟國就會紛紛起而效尤,其結果,中國將毫無懸念地重返聯合國,并在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中占據一席之地,而“這是美國政府所決不能接受的”。艾森豪威爾甚至威脅稱,倘若真的出現上述連鎖反應,美國將“毫不猶豫地退出聯合國,并將聯合國總部一腳踢出紐約”。

艾森豪威爾的雷霆之怒讓兩位加拿大人不寒而栗,他們不約而同想到了二戰前破產的國際聯盟。最早倡導國際聯盟的美國前總統伍德羅?威爾遜正是因為對巴黎和會不滿,最終沒有讓美國參加。而美國缺席國際聯盟的結果,使得這個組織從一開始就缺乏代表性,最終在列強不停的爭吵中權威喪盡、無疾而終。不論是圣勞倫特,還是皮爾遜,都不敢承擔“加拿大的任性促使美國杯葛聯合國”這樣嚴重的后果和責任。回國后,他們只得打消和中華人民共和國相互承認、建交的念頭,甚至再次中斷了和中國在第三地進行秘密接觸。

其實,加拿大被美國“賣了”。美國自己一直未中斷和中國在波蘭、瑞士等第三地的秘密接觸,后來更不顧加拿大感受搞了“基辛格外交”,終于迫使加拿大政府在老特魯多(皮埃爾?特魯多,現在這位特魯多總理的父親)時代下決心和新中國建交。

四、北美防空一體化,加國從此無領空

言歸正傳,既然追隨了美國,對英國“老大哥”就不免有所怠慢。1956年英、法在第二次中東戰爭中出兵埃及,以往“英國打哪我打哪”的加拿大非但不出兵幫忙,反倒以中立國身份參與維和,皮爾遜外長為此撈到了諾貝爾和平獎。牽頭維和的不是別國,正是打算“趁你病要你命”、徹底取代英國世界霸主地位的美國。

1958年5月12日,加拿大同意了美國的要求,和美國聯合組建了旨在防范蘇聯轟炸機和彈道導彈襲擊的北美防空司令部(NORAD)。該司令部的主要使命,是監視所有在北美上空(包括太空中)的人造飛行器;偵測,確認可能對北美進行攻擊的所有飛機,導彈,太空飛機,并向兩國政府作可能遇襲的警報;統一組織北美領空的控制及監視;統一組織北美領空的防衛。這個司令部設在美國科羅拉多州的夏延山,司令由美國人擔任,主力也是美國的戰斗機、導彈和雷達。

有批評者指出,在NORAD成立后,“加拿大事實上已經沒有了領空”。其實,加拿大原本有相當不錯的航空工業實力,但“防空一體化”后迅速被美國“忽悠瘸了”。

1958年,加拿大曾研制出號稱“直到21世紀也不失先進性”的CF-105戰斗機,并異想天開地希望這種戰斗機不僅裝備加拿大、也裝備美國空軍。結果惟恐加拿大人“搶飯碗”、“鬧獨立性”的美國軟硬兼施,使了很多盤外招,最終搞黃了這個很有前途、被加拿大人稱作“我們的夢想”(the Canadian Dream)的項目。直到2006年9月28日,一些不甘心的加拿大“老人”還復制了一架CF-105送進博物館,并悲嘆“加拿大的獨立性就此煙消云散”。

此后加拿大不得不接受美國戰斗機,還要忍受各種刁難。前任加拿大總理哈珀一氣之下宣布退出F-35戰斗機項目,結果只能繼續修修補補地使用上一代美國戰斗機F-18,甚至不得不從澳大利亞進口退役的同型號二手機,拆成零件以備維修。

自那之后加拿大軍隊雖然偶爾也鬧些小別扭(如不肯參加越戰戰斗行動,只提供后勤支援),但大體上積極參加了美國在世界各地發動的大多數聯合軍事行動,如海灣戰爭、伊拉克戰爭、阿富汗戰爭和敘利亞戰爭。加拿大國內反戰情緒遠高于美國,許多國人質疑“美國人打仗關我們甚事”,尤其阿富汗戰爭爭議最大,但加拿大幾屆政府仍不管不顧地讓軍隊在阿富汗一直待到美國人自己宣布撤軍,才戀戀不舍地走人。

追隨美國的“小伙伴”有時候還會鬧“過猶不及”的笑話。2012年9月7日,美國和伊朗因為核問題爭吵,事先并無征兆的情況下,加拿大外長白諤德卻突然宣布和伊朗斷交,而且說了很多激烈言辭。但美伊的那次爭吵很快歸于沉寂,美國自己并沒有宣布退出和伊朗在巴列維王朝時代(1955年)簽署的《美伊經濟關系和領事權利友好條約》(這個條約是2018年1月3日被特朗普撕毀的)。

五、泥人也有土性子,不信請看進攻圖

雖然亦步亦趨,但“小伙伴”也并不是一點“想法”都沒有。

美加在北冰洋和北極存在利益沖突,美國一直宣稱“冰層不算領海”,如果這樣計算,加拿大很多北方“領土”就會變成“公海”。2006年,正是一向親美的哈珀執政,后者一怒之下親自跑到北極圈里閱兵,還揚言要建造12艘裝甲破冰船,并在北極部署“強大的軍隊”,然而“強大的軍隊”事后被證明不過是一個加強排,“12艘破冰船”直到2017年也才服役了區區3艘,加拿大只能捏著鼻子繼續當“小伙伴”。

其實,加拿大還有過更令人嘆服的“雄心壯志”:進攻美國。這事還得追溯到加拿大安心當“英國小弟”的時代。

上世紀初,加拿大聯邦接到情報,稱當時已十分強大的美國,正悄悄制訂一套入侵并征服加拿大的戰爭計劃,對此,加拿大國防部十分緊張,便組織一批年輕氣盛的校官和尉官研究對策。其中一名中校參謀、綽號“巴斯特”的布朗(James“Buster”Sutherland Brown)提出了一個“以攻為守”的大膽計劃,即一旦發現美國有入侵企圖,就先下手為強,向美國本土出擊。

按照布朗的推測,美國一旦入侵,將會東西并舉,三路進攻:東路將是主攻方向,目標是當時加拿大最大城市蒙特利爾和第二大城市多倫多,商業中心漢密爾頓和首都渥太華;西路為牽制方向,目標是溫哥華;而中路目標則是“草原三省”的卡爾加里等據點。加拿大軍隊如果分路防守,是抵擋不住優勢美軍的,布朗的計劃是集中加拿大陸軍主力于西線,在美軍出擊前出其不意地攻下西雅圖、波特蘭和斯波坎,中路則避實擊虛,進攻法爾戈和尼亞加拉瀑布城,如果得手,便轉攻明尼阿波利斯,東路軍將面對美軍主力,主要采取防守態勢,但倘有機會,便應主動進攻奧爾巴尼。

此外,加拿大海軍和海軍陸戰隊也不應閑著,而應采取迂回戰術,在美國戰線后方的緬因州登陸。布朗的打算,并非要長期占領美國某塊領土,而是趁美軍反應不及打亂美國戰爭節奏,盡可能破壞美國軍隊推進所必需的交通、后勤設施,然后迅速縮回加拿大本土防御。按照布朗的構想,這樣的一次主動出擊,可以延長加拿大軍隊抵御美軍攻勢的時間,這樣加拿大的宗主國——英國就有余裕充分準備,從容增援,最終依靠英援擊退美國入侵。

盡管這個計劃被大多數決策層人物稱之為“瘋狂的自殺計劃”,但也有一些將領認為,反正加拿大照常規打法怎么也不可能是美國的對手,不妨冒一下險。在這派將領支持下,“布朗計劃”在1921年4月12日被正式列入國防部計劃,代號“國防部一號計劃”(Defence Scheme No.1)。

布朗并不是個紙上談兵的參謀幕僚,為了實現他的奇思妙想,自1921年計劃列編后的5年里,他動員許多同僚化裝潛入美國境內預定戰場,實施實地偵查,并親自加入偵查行列。據說這些加拿大軍人在美國鬧了許多笑話(如他們按照南北戰爭慣例,把酒吧當做套取情報的重點,可當時美國正在禁酒,他們在酒吧幾乎一下就成了顯眼的關注目標),偵查的效果也差強人意。

此后,由于英美關系迅速接近,1928年,在英國的壓力下,加拿大總參謀長麥克諾頓(Andrew McNaughton)下令取消“國防部一號計劃”,理由是“美國不會入侵加拿大”。

但令人哭笑不得的是,美國的確有過入侵加拿大的“紅色戰爭計劃”(War Plan Red),但該計劃是在加拿大“國防部一號計劃”結束兩年后的1930年才制訂,也就是說,加拿大做好美國入侵準備時,美國并沒有入侵打算,而加拿大認為美國不會入侵并馬放南山后,美國恰恰做了入侵計劃。

更讓人啼笑皆非的是,“紅色戰爭計劃”的入侵決心,和布朗的推測大相徑庭。美國的主攻目標是新斯科舍省的加拿大第一大軍港——哈利法克斯,得手后則利用港口之利威脅加拿大東部各重鎮,并逼迫后者簽訂城下之盟。也就是說,布朗構想中的三路美軍,西、中兩路根本不存在,東路的方向也“滿擰”,一旦兩家各自實施自家的入侵方案,結果就是加軍的騷擾如入無人之境,卻對美軍隨后的進攻絲毫構不成干擾和牽制。

“紅色戰爭計劃”直到1939年二戰爆發才終止,加拿大人直到1974年美國解密才得知情況,此事一度引發軒然大波,不知當時還健在的部分加拿大參與“布朗計劃”軍官,是否會倒吸一口涼氣?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 彩盈线上娱乐是私彩吗 时时彩计划后二下载 快速时时走势图 11选5稳赚前一技巧 必赢客pk10软件 时时彩后二万能 真钱二人麻将棋牌游戏 时时彩后三6码做号 重庆时时全天稳定计划 吉林时时上市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