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興已向美國交了8.92億美元罰款,為何還是被封殺?-瞭望智庫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湖南幸运赛车试机号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中興已向美國交了8.92億美元罰款,為何還是被封殺?

崔曉敏 | 中國社會科學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

發布日期:2018-04-17

自中國加入WTO,中國企業在經濟上實現了對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的追趕。

針對美方在當地時間16日宣布對中興通訊進行出口管制的措施,商務部新聞發言人17日回應指出,中方一貫要求中國企業在海外經營過程中,遵守東道國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規開展經營。中興公司與數百家美國企業開展了廣泛的貿易投資合作,為美國貢獻了數以萬計的就業崗位。希望美方依法依規,妥善處理,并為企業創造公正、公平、穩定的法律和政策環境。商務部將密切關注事態進展,隨時準備采取必要措施,維護中國企業的合法權益。

自特朗普競選美國總統以來,中美貿易摩擦從口頭威脅到逐步落地、擴大,涉及的內容從鋼鐵等傳統產品發展到技術、知識產權和高科技產品,采取的方式也從普通的反傾銷和反補貼調查延伸到“232”“301”調查等非常規手段。

盡管從雙方的市場結構和在全球分工中的位置看,中美經貿關系的互補性遠大于競爭性,但仍需注意到的是,中美雙邊貿易失衡的規模仍在上升趨勢中,美方挑起貿易爭端的背后隱藏著企業的訴求。

這種訴求并非是因為美國企業在華遭遇了有失公允的對待(事實上外商直接投資在中國常常享受“超國民待遇”),而是來自全球化背景下雙方企業在中國乃至全球市場競爭關系的轉變。

自中國加入WTO以來,中國企業在經濟上實現了對以美國為代表的發達經濟體的大幅追趕。

一、國內民營企業增長步伐超過外資

在中國市場,民營企業的增長步伐已超過外資。這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方面,外資在華多個行業市場份額下降;另一方面,國內民營企業盈利能力增長超過外資。

從市場份額看,盡管外資企業絕對規模提升,但相對規模則處于下降趨勢。無論從企業數目,還是從工業生產總值看,金融危機后外資在華占比快速下降。

外資企業工業產值占比從2004年32.7%的峰值下降至2016年的21.6%;相反,國內民營企業比重快速提升,從2000年的5.9%提升至2016年的35.9%。

金融危機在對發達國家經濟產生影響的同時,也波及到了在華外企,但卻為中國的民營企業提供了發展機遇。考慮到同期國有控股企業占比持續下降,外商及港澳臺企業占比的下降屬于正常的市場競爭結果。

外資工業總產值占比下降最快的行業包括兩類——“七大類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和機電產品,二者平均分別下降了19.9和16.2個百分點。

其中,“七大類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占比下降的產品主要涉及紡織、服裝、皮革和家具四類。服裝和皮革工業產值占比下降約25個百分點,家具占比下降最少,也有5.8個百分點。

機電行業中,“電子及通信設備制造業”產值占比大幅下降30.2個百分點,“儀器儀表及文化辦公用機械制造業”下降23.1個百分點,交通運輸設備制造行業也下降了10.0個百分點。

相應地,國內民營企業在這些行業的地位則迅速提升。

從成本加成率看,民營和國有企業的盈利能力增長步伐超過外資和港澳臺企業。我們通過會計方法計算了2000-2007年工業企業的成本加成率,并按照所有制分組,以討論不同所有制企業的盈利能力分布。

從圖2可以看出,2000年,除國有企業成本加成率存在較多小于零的情況外,國企、私企、港澳臺和非港澳臺的外資企業的成本加成率分布基本重合;而到2007年,國有和民營企業的成本加成率分布整體明顯向右遷移,而包含港澳臺在內的外資企業盈利能力分布則較2000年變化不大。

注:圖中國企包含集體企業,私企包含法人和個人企業,但外資企業不包括來自港澳臺的外資。

數據來源:國家統計局規模以上工業企業調查數據庫和作者整理。

外資成本加成率出現下降的企業主要集中在“七大類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和其它非機電產品行業。

基于2000和2007年始終處于規模以上數據庫的外資企業樣本,成本加成率出現下降的企業中56%來自于“七大類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而“紡織服裝、鞋、帽制造業”就占到三成左右;其次,則來自“文教體育用品制造業”、“非金屬礦物制品業”和“電力、熱力的生產和供應業”和“醫藥制造業”行業,占比依次為9.9%、6.8%、4.5%和3.7%;而通用、專用和交通運輸設備三大行業總占比僅為4.3%。

除面臨來自中國民營企業的激烈競爭外,外資企業內部也存在相互競爭。

2000-2016年,除香港外,主要發達經濟體來華直接投資占中國實際利用外資的比重呈整體下降的趨勢。事實上,美國對華實際直接投資的絕對值在2002年以后即開始逐步下降。

相反,歐洲對華直接投資的絕對值則呈一路上漲勢頭,2007-2015年歐洲對華直接投資占比維持在5.7%左右,到2016年大幅提高至7.5%。韓國對華直接投資在金融危機后也開始好轉。

歐洲和韓國企業在生產技術上表現出明顯的優勢,他們對華投資的增加將可能與美資企業形成競爭。

二、中美在第三方市場激烈競爭

在全球市場,中國出口產品的復雜度不斷提升,在高復雜度產品出口上也實現了對美國的追趕。

以出口復雜度指數衡量,中國2000年出口對應的收入水平為14643美元,2014年則增長到24014美元。2000-2014年,中國與美國、德國、日本和韓國等主要發達國家出口復雜度指數的差距明顯收縮,平均下降約40.3%。更重要的是,2000年中國在高復雜度產品出口上市場份額明顯落后于美國,而到2014年則實現了對美國的追趕。

2000年,中美出口產品的復雜度前沿分布約在16400美元臨界收入水平(以出口復雜度指數衡量)處相交,對應的出口份額在50%附近。當低于這一臨界收入水平時,中國的出口份額高于美國,具有明顯優勢;而當高于這一臨界水平時,中國的出口份額低于美國,處于略勢地位。到2014年,中國出口產品的復雜度指數分布前沿幾乎囊括了美國的前沿。即無論從高復雜度產品的出口范圍,還是從規模上看,中國都實現了對美國產品前沿的追趕。

3  2000-2014年中美出口產品的復雜度指數分布

注:圖中散點為中美出口占全球總出口的份額在不同復雜度產品(6位HS編碼)上的分布前沿,擬合線為分布前沿的多項式擬合。所有出口產品的分布包含前沿點和前沿點內部區域。

數據來源:張斌、王雅琦和鄒靜嫻(2017)和作者整理。

具體來說,美國在三類產品上感受到了來自中國的激烈競爭:

第一,低技術復雜度產品。2000年,中國有2442類出口產品(6位HS編碼分類)的復雜度指數低于16400美元,到2014年中國在其中的548項產品的出口市場份額超過美國。

第二,高技術復雜度產品。2000年,中國在近七成高技術復雜度產品(復雜度指數高于16400美元)上的出口市場份額低于美國,到2014年中國在其中909項高技術復雜度產品上出口份額超過美國。這些產品集中在“化學工業及相關產品”、“機械、電力、運輸設備等”行業,有33%為“機電、音像設備及其零件、附件”產品。

第三,新產品。2014年中國和美國出口產品的范圍較2000年增加了343項,而中國在其中一半以上產品的出口市場份額超過美國。

1    中國實現追趕的產品種類

占比(%)

低技術復雜度

高技術復雜度

新產品

化學工業及相關產品

10.9

18.7

15.1

七大類傳統勞動密集型產品

26.8

12.9

8.9

賤金屬及其制品

13.5

15.6

28.5

機械、電力、運輸設備等

20.4

39.9

30.7

其他

28.3

12.9

16.8

產品總數

548

909

179

 

數據來源:張斌、王雅琦和鄒靜嫻(2017)和作者整理。

三、拿中興開刀,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中國企業競爭能力的不斷增強引起了主要發達經濟體的關注。當下,中美間貿易摩擦的激化也與中美企業間競爭加劇相關。

外資企業在華市場份額下降和盈利能力增長不及國內民營企業,也解釋了在本次貿易摩擦中為何以往支持中美經貿合作的美資企業并未挺身而出,而是寄希望于美國政府能在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以及促使中國市場開放方面為其謀取新的利潤點。

4月10日,中國在博鰲亞洲論壇2018年年會上承諾將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創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資環境、加強知識產權保護、主動擴大進口,這為未來雙方擴大合作領域、避免直接競爭提供了新契機。

不過,美國就此消停了嗎?并沒有!

當地時間16日,美國商務部以2016-2017年中興在被抓捕、被列入限制出口的“實體清單”、以及美國作出和執行緩刑決議期間存在虛假陳述為由,決定落實對中興的7年禁購決議。即到2025年3月13日之前禁止美國公司向中興通訊銷售零部件、商品、軟件和技術。

這一案件始于2011-2016年中興違反了美國限制向伊朗出售美國技術的制裁條款,但雙方在2017年3月即已達成和解——中興支付8.92億美元的天價罰款,同時承諾如果再次違反美國的相關條例將面臨7年禁購的制裁。回顧伊朗銷售案,為免于禁購制裁,中興接受巨額罰款,同時公司的核心高管也被迫離職,可謂是損失慘重。

禁購制裁既然是中興自己作出的承諾,那么此次又怎么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同時,“虛假陳述”本即屬于美國先前對中興做出懲罰的原由之一,此時再拿出來,不免有些強扣帽子,更遑論禁令的選擇權、決定權和解釋權本就全在美國。

因此,針對中興的禁購制裁依然只是美國貿易制裁中國的一個靶子。

一方面,中興禁購案發生在中美貿易摩擦激化,雙方在關稅懲罰清單暫無新動作之際。

另一方面,中興恰恰屬于此前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公布的關稅懲罰清單重點打擊的信息和通信技術等高科技領域,也屬于前文所述中美企業競爭力發生劇烈轉變的行業。

更重要的是,中興與華為一道都是中國民營科技巨頭,是中國通信業為數不多具備全球都競爭力的企業之一。打擊中興和美國此前釋放出來的在高科技產品上限制中國的思路一致。盡管制裁中興也可能牽連高通等美國本土公司,但對中國企業的傷害無疑是更大的。

只能說,美國此時拿中興開刀,完全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