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處理與美國和世界的關系要特別重視保持定力-瞭望智庫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湖南幸运赛车试机号
瞭望智庫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夾           中文站 | EN

中國處理與美國和世界的關系要特別重視保持定力

邵峰 | 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研究員

發布日期:2017-11-24

特朗普此次亞洲之行成果頗豐,無論是在美國的國家安全方面,還是世界的安全與貿易事務方面,都有了“不可思議的進展”。他聲稱“一個偉大的美國回來了”。

11月3日至14日,美國總統特朗普開啟了上任以來最重要的外交之旅——為期12天的亞洲五國之行,也是冷戰后歷任美國總統時間最長的亞洲之行。回到華盛頓,特朗普用“完全成功”總結了自己的亞洲之行,他表示,此次亞洲之行成果頗豐,無論是在美國的國家安全方面,還是世界的安全與貿易事務方面,都有了“不可思議的進展”。他聲稱“一個偉大的美國回來了”。

然而,一向對與特朗普不睦的美國媒體卻一如既往地沿襲往日的論調,對特朗普這次亞洲之行報以尖酸的批評和刻薄的諷刺,認為他并沒有取得什么實質成果,其亞洲政策仍然模糊不清,看不出戰略布局和遠景。

出訪前,白宮曾透露特朗普此次亞洲行主要聚焦三大目標:應對朝鮮的威脅,強化對朝施壓、解決朝核問題;加強聯盟建設,推動建設自由和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強調公平的貿易規則,通過公平互惠的貿易和經濟交往推動美國的繁榮。

這三大目標都與中國密切相關,需要我們今后給予持續的重視和審慎的應對。

一、中美關系中的“不變”

1.中美兩國在國際權力結構中的相對地位沒有變

無論在世界體系內還是在一個地區體系內,處于第一位的國家總是擔心和提防第二位的國家超過自己并形成霸權,因而在各個領域都會采取防范和限制性措施來破壞或者遲滯它的發展,并與其他國家尋求合作共同壓制它的上升勢頭。這是一種規律性的國際政治現象,對當事國的對外戰略而言,是一種長期性的硬約束,具有不可變更性。面對中國快速崛起的現實,不管特朗普的說法與前任有何不同,美國的所作所為已經并將繼續印證這一點。

2. 中美兩國的外部國際環境沒有大的變化

特朗普上臺前后,國際社會沒有發生足以改變國際關系走勢的重大事件,比如9·11恐怖襲擊事件、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引起的全球金融危機等,因此,從外部環境來講,中美關系不太可能發生重大的方向性的變化。全球化的發展、全球問題的緊迫、全球和地區安全問題的緊張,都需要中國和美國的務實合作。

二、中美關系中的“變化”

1. 特朗普刻意忽視和降低兩國在價值觀和意識形態上的分歧

政治制度和意識形態是否一致對雙邊關系具有重大影響。這是國家之間發展關系的思想基礎。這方面的斗爭一直是美國自以為對付中國的王牌利器,但是,特朗普上臺后徹底改變了這種不切實際的做法,起碼在首腦會晤層面上很少提及這個問題,對緩和兩國關系、改善外交氣氛、推動務實合作產生了良好的效應。

針對特朗普這次亞洲行,《華盛頓郵報》批評特朗普一路上都沒提出亞洲的人權問題,美國一些政客宣稱特朗普在亞洲被“玩弄”,《紐約時報》等媒體則擔憂特朗普正在幫助中國站到國際舞臺的中央。西方精英抱怨特朗普向中國讓步太多、過度示軟,直接葬送了美國多年來積累的對華博弈優勢和在亞洲的影響力。特朗普在APEC會議等提倡美國優先主義和反對多邊貿易,結果遭到了與會國的孤立。但是特朗普對這些批評向來是熟視無睹,估計以后也不會有什么太大的變化,這對中美關系的穩定發展是有利的。

2. 特朗普對國家利益的認知和重視加強了中美關系的基礎

國家利益包括安全和發展兩方面的利益。特朗普對國家利益的認知帶有明顯的實用主義色彩,對國家安全和經濟利益的極度強調,一方面可能會給中美關系帶來一些具體的摩擦,另一方面也會加強中美兩國的經貿關系和務實合作,從而夯實兩國關系發展的“壓艙石”。

經貿關系是美國亞太政策的核心之一。特朗普認為,要重振美國國力,必須從經濟入手,而恢復經濟活力、提升美國就業、擴大美國出口,亞太地區是關鍵。美國對亞太國家的外貿逆差是最重要的外交課題之一。中國占美國外貿逆差總額的一半左右。特朗普此行的收獲頗豐,帶回去3000億美元的交易,僅中國就超過2500億美元。不僅如此,特朗普更看重的是他向所有到訪國家的政策宣示,用他的話說就是,“所有與我們貿易的國家都明白規則已改變,美國必須得到公平而互惠的對待”。“美國必須得到公正的對待,以互惠的方式得到對待。巨額貿易赤字必須快速降下去”。

朝核問題是中美兩國共同的最迫切的安全關切。特朗普政府認為,朝核問題的發展已近乎失控,不僅對美國在亞太盟友的安全構成威脅,還可能對美國在亞太的軍事基地及本土安全構成現實威脅,美國必須嚴肅對待。此次兩國元首具體的會談內容不得而知,但是再次確認了實現朝鮮半島和平與無核化的承諾,以及兩國執行聯合國安理會有關決議并尋求通過外交途徑解決問題的決心。這是一個非常重要積極的信號,兩國在對朝核問題的解決上,共同點在逐漸增多,合作力度有可能繼續加大。

3. 中美兩國領導人良性溝通對中美關系具有積極意義

習近平主席具有遠大的志向,追求宏偉的“中國夢”,在中共十九大上“新時代中國特色大國外交”思想進一步明晰;特朗普總統的個性非常鮮明,那就是務實、講求實際的好處和利益,奉行“美國第一”的理念。兩位元首保持良好的溝通,有助于中美關系保持良性發展。

很多精英都認為特朗普總統不靠譜,但是在中美關系問題上,特朗普總統表現出了足夠的理性與合作態度。盡管特朗普競選中及當選之初,曾對中國發出了諸多不友好的言論,也令外界對中美關系的未來感到擔心,然而,經過幾次會面,兩國領導人建立了良好的個人友誼與工作關系,并在經貿及朝核等問題上進行了緊密磋商和坦誠交流,為中美關系的平穩健康發展指明了方向。

4. 拉印度平衡中國影響、用“印太”概念取代“亞太再平衡”

到目前為止,特朗普政府還沒有宣布一個完整的、清晰的亞洲政策。但從他就職以來其政府的一系列言行分析,印度在特朗普的亞洲政策中將日益占據重要地位。蒂勒森國務卿已經在多個場合大談所謂的“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并將印度視為“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的關鍵支點國家。11月10日,在APEC工商領導人峰會上發表講話時,特朗普在講話中多次提到“印度洋-太平洋地區”,而沒有一次提及“亞太”。這是否意味著美國的“亞太戰略”將轉變為“印太戰略”?

11月12日,美國、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亞四國外交部門的官員在越南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期間舉行了正式會議。此前,美國和日本多次提及印太戰略構想,表示希望推動美日印澳四國構建首腦級戰略對話機制。在特朗普政府看來,隨著中國的迅速崛起和近年來奮發有為的外交姿態,除了傳統的亞太雙邊軍事同盟外,美國尤其需要像印度這樣的地區大國平衡中國的地區影響。特朗普政府繼續賦予印度重大防務合作伙伴國地位,鼓勵印度在中亞及東亞發揮“積極作用”,是其亞太政策新思路和發展新趨勢的具體政策步驟。

當然,目前來看,由于四國各有自己的算盤,特朗普強調“美國第一”,其他國家也有自己的核心和優先利益考量,恐怕只是說得熱鬧而已,具體操作層面上可以干的事情不多,要想以此制約中國的發展只能是一廂情愿的幻想。但是,我們對此也不能忽視,隨著形勢的發展四國的合作加強如果對中國的發展產生負面影響,我們也必須提前作好準備和布局。

三、對中美關系走向的基本判斷

特朗普訪問期間,習近平主席和特朗普總統深入交談,達成多項重要共識,為中美關系確定了基調、指明了方向。雙方同意擴大各領域互利合作,在相互尊重基礎上管控分歧。雙方同意共同應對全球性挑戰及包括朝鮮半島核在內的國際地區問題。誠如崔天凱大使所言,比禮賓安排更重要的是兩國元首之間溝通的深度和廣度。他們再次確認了兩國日益增長的共同利益,以及為了兩國人民的利益,雙方需要進行更好和更密切的合作。

中國對中美關系的定位和期待十分清楚,即中美關系是最重要的雙邊關系,在相互尊重和互利互惠的基礎上建立牢固的中美伙伴關系。這種伙伴關系將使雙方能夠更好地實現各自的國內目標,更有能力應對當今世界的諸多挑戰。從美國方面來說,無論是解決國內問題還是處理國際和全球性問題,都離不開中國的真誠合作。盡管精英階層和某些媒體還會充斥著對中國的偏見,但是歷史一再證明,任何一個負責任的美國總統都必須正確處理好與中國的關系,這是不以人的意志為轉移的。

綜合以上的分析和特朗普訪華的實際情況,總體來看,中美關系一定會繼續平穩發展。中美只能沿著正常的大國關系的軌道前行,其間會有合作也會有斗爭,有對話也會有摩擦,這是很正常的事情,不能情緒化地因一時一事而丟掉了正確的戰略判斷。

四、中國的著力方向

為了推動中美關系的健康發展,我們需要做的事情很多。在思考中國的著力方向時,我認為美國的商業管理界公認的“競爭戰略之父”邁克爾·波特(Michael E.Porter)的思想值得借鑒,雖然他講的是市場競爭中的公司戰略,但是引申到國家之間的競爭層面也是很有價值的。

波特認為,在與五種競爭力量的抗爭中,蘊涵著三類成功型戰略思想:總成本領先戰略;差異化戰略;專一化戰略。

從這個思路出發,在處理中美關系時,中國宜遵循以下基本一些的要求:

第一,無論是在國內的社會改革、經濟發展還是在國際上推動建立“命運共同體”和“一帶一路”倡議,都要樹立總成本越低越好的概念,要繼續堅持科學發展觀,要堅決地按照市場經濟規律辦事,任何盲動和運動式的做法都會帶來不良后果。在兩國的競爭中,成本低的一方肯定是最后的贏家。

第二,真正體現“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思想,國內建設要穩步發展,有中國特色不是比別人差,而是應該比別人好,更適合中國的國情;對外戰略要有讓別國接受的觀念、政策和措施,要注意樹立中國獨有的國家形象,在滿足中國人民幸福需要的基礎上,在自己優勢的領域為全球和平、發展、治理做出獨特的貢獻。這與美國一向推行的全球霸權戰略構成鮮明的差異化。

第三,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事務,方向性思路一旦確定就不能輕易改變,這才符合專一化和堅持重心的原則。目前我國在對外事務上,“和諧世界”和“人類命運共同體”都是可以大力推廣的人類共同理想,而“一帶一路”倡議則是具體舉措,今后一個時期,我們的資源和精力都應圍繞著這些既有的部署來統籌規劃,保持部署的穩定性,確保中國對外目標的實現。                                   

來源:瞭望智庫

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瞭望智庫緊扣“國家政策研究、評估和執行反饋”這一核心業務定位,利用新華社內外智力資源, 連接全球主要智庫,服務中央決策和新華社調查研究,發揮政治建言、理論創新、輿論引導、社會服務、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會上形成廣泛的知名度和影響力。

學術合作:韋薇 [email protected]

商務合作:陳晶 13910894987 趙沁珩 15201538826

通訊地址:北京市東城區永定門西濱河路8號中海地產廣場東塔16層.100077

客服郵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庫(北京)科技發展有限公司 京ICP備10031607號-3

湖南幸运赛车走势图